男子汉,是男人不变的桂冠,男人从一出生就注定要将远阔的视野与宽广的胸襟添进骨子里,要以天下为家,在天地间,慷慨一支歌,豪放一壶酒,仗剑行天下,在满天的红霞中,身躯在夕阳的倒影下充盈天地。总之要为母亲成器,要为妻子衷情,要为儿女伟大。
       男人作为社会的主宰,力量的化身,彰显激情与豪气,年少时,面对生活的压力和生活的好奇,在理想的召唤下,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、农村还是城市、贫贱还是富贵,都在奋斗着、拼搏着。男子汉勇气果敢的决断力、严谨的思维力、清晰的反映力,一次次以雄心壮志、冲天的豪情飞跃人生激流。
       10岁的梦幻、20岁的狂热、30岁的张扬,在经历闯荡天下的峥嵘岁月,血与火的曆炼、成功与失败的轮回、痛苦与欢乐的交替、希望与彷徨的徘徊,在40岁时,男人开始总结过去,品味往事,昇华人生的价值,激荡后归于宁静。那种沉重、睿智、从容,有如陈年醇酒的沉鬱,有种香茶的儒雅底蕴。
       40岁的男人积累了无数的经验,古希腊的索伦形容是“舌于脑处于最佳状态”,这与孔子“四十不惑”有异曲同工之处,男人40岁时,才开始领悟人生的玄妙,然而此时的男人,无情的岁月已让其进入了一个“悲歌之秋”,那份所谓的真情收敛,有种无法承受的倦怠;从容的平静,掩藏着男人无法言语的迷离和忧伤。
       在慨歎“岁月无情”之时,多少人在追忆少年年华,追忆那激情四溢的青春时光,体味那飞扬激荡的年轻岁月,心中一次次可望再回到从前,仰望苍穹,你还有那之鹰吗?
       看雄鹰,以其有利的翅膀、强壮而锋利的钩形嘴、弯曲灵活的利爪,在空中、陆地、水面广阔的天地间自由翱翔,心灵深处那生命之鹰再次突现;凌击长空的雄姿,唯我独尊的豪迈;钢铁般的力量,凝重如松的意志;张扬的个性,拼搏的精神,弹指一挥间的灵动,这就是男人心中永远的那只鹰。

       男性生命功能 决定男人的性与命

       男性生命功能,是指男性生命品质的内在和外在的综合能力,包括性、精神、体力、体态、抗病力等,突出性、命以及性与命的有机联繫;男性生命功能=激情和创造力+性和体质+情趣和状态。

       性能力与男性生命功能是道不等式
       男性生命功能,是综合性学、病理学、生命动力学、分子生物学、抗衰学、免疫学、社会心理学等诸多学科的《男科学》首倡概念,在1994年欧洲男性科学会议上提出的“男性更年期”和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的“男性44岁中年剪刀差”这两大理论基础上逐渐形成的。
       男性生命功能,是1999年“国际男科论坛”上正式提出的,他的提出突破了几个世纪以来单一学科、单一疗法对成年男性总体健康的片面的局限,对根本解决男性ED(性功能障碍)、早衰、CFS(慢性疲劳综合症)、男性更年期症状和相关疾病的预防和治疗具有广泛的临床意义。

 
       44岁,是男性的一个转折,男性生命功能的四大指标全线下降:以肾为主的五脏功能紊乱,维繫男性功能的“性线轴”失衡,雄性荷尔蒙分泌下降,各种免疫营养缺失严重,致使男性生命功能下降,体现在精神、性能力、体力、体态、免疫、抗衰等各方面。“耳畔频闻故人死,眼前但见少年多”。这就是中年人的写照。
       着名的《消耗说》提出:男性在44岁时,心、脾、肝、肾、肺五脏功能耗损达到峰值,分别耗损为17.1%、19.2%、24.6%、25.1%、18.5%,这一论断已被《男科学》认可。
       《男科学》统计表明:世界各肤色人种的成年健康男性每天应分泌67毫克男性生命功能必不可少的睾丸酮,但是年龄、营养、药物,主要是“性线轴”失衡都会导致睾丸酮分泌的大量减少。30岁以后,男性荷尔蒙的水准每10年下降10%,44岁男性分泌量为年轻时的65.7%。
       《免疫康泰论》提出:44岁时,成年男性的免疫力为最旺盛时期的50%左右,在所有生理功能指标上是下降最为明显的,男人也由此进入了疾病多发和快速衰老的时期。
       如果成年男性不能维繫和长期保持旺盛的男性生命功能,不能有效预防早衰、CFS(慢性疲劳综合症)、男性更年期和相关症状及疾病症候群,那么进入老年就意味着走进了多病缠身、久病不治的“病魔时代”,而许多英年早逝者则再次以生命的代价证实了这一点。临床医学证实:44岁时前列腺发病率为45%、抑鬱症发病率为60%、CFS(慢性疲劳综合症)的发病率为85%,而胃肠道、心脑血管、骨关节、肝肾脾的发病率都非常高。
       据一份不完全统计的调查显示:44岁以前(35岁开始)已有35%的男性出现不同程度的性功能障碍(ED);已有15%已进入了衰退明显的早衰阶段,超过40%的人至少有一次某一阶段(以3个月)出现男性更年期综合症;医学界把44岁、44岁以后10年和35——44岁三个阶段叫做男性预防疾病、延年益寿最重要的三个时期。